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措迪洛山 >

小懒丨为了10万块,我成了朋友圈里的皮肉客_伤感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极地气候网

  图片来自网络

  文丨妖小懒

  错过前面的宝宝点这里:

  第一集:小懒丨“你想睡的那个男人,有老婆。”“要你管,我乐意!”

  第二集:小懒丨包厢里,他让我尖 叫

  01

  那几天,食品卫生监 察部门突然来店里检查工作。

  一周前,我刚刚吩咐厨房,全部检查过一遍,我心想,随你们检查吧,我这边一定不会有事。

  可是,临结束的时候,他们突然从库房的角落里拿出一瓶食品色素,居然已经过期一周了。

  我心里纳闷,怎么回事呢,明明一周前刚检查完毕,这会突然冒出过期的材料,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当时就脸色煞白。

  喊出后堂的管理人员,质问他们,“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也面面相觑,“不会呀,明明是挨个检查过的。”

  可是,监察部门不听我的解释,带走了我的过期食品色素,并让我在5个工作日内,到相关部门办理罚款手续。

  同样的事件,去年发生过一次,我觉得很不服气,当时罚款5万元,我觉得很亏。

  今年又发生同样的事,我觉得一定是什么人在捣鬼,可我也找不到证据。

  我翻看店里的监控系统,发现厨房总管检查完毕后的第二天,店里的传菜员小圆进过库房,小圆因为前几天偷盗了店里的东西,我最终开除了她。

  而她进库的时间正好是偷盗事件发生后,我决定开除她的那一天。

  这绝不是巧合,我相信,这一定是陷害,小圆已经被我开除了,我还能怎么样呢?

  但我心里还是气不过,给她打电话质问,小圆反而在电话里说,“对,就是我干的,怎么样?你还能告我不成。”

  我气得攥紧拳头,我恨不得立刻飞过去,狠狠揍她一顿。

  当天下午,我就去相关部门签字,对方说,这次罚款10万元。

  当时就觉得,这像一场恶作剧,可是,我还能怎么样呢?

  如果爸爸妈妈在,这样的事,是不会发生的,爸爸一向对诸事严谨,对餐饮店的管理,非常仔细。

  爸爸妈妈离开才没多久,店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本来,几个舅舅对爸爸把营销的大权交给我,都有很大的意见,但是,爸爸却信任我,一意孤行的委此重任,大概是想栽培我。

  在这种情况下,这事,我要尽快解决,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知道,当然,我更不想让那几个多事的舅舅们知道。

  02

  有个朋友帮忙搭桥连线,请那些办理罚款的人喝酒。

  当时,陪我一同的除了小米,还有一个男的。

  我请他们在一个非常有档次的酒店吃饭,他们一共来了5个人,我和朋友们陪着笑脸,伺候小孩子晚上睡觉抽搐怎么回事他们吃好喝足,他们中一个有实权的当时就说,明天去办理的时候,罚款可以少一点。

  过了凌晨12点,我喝得头昏脑胀,小米也快不行了。

  可是,那几个人似乎还意犹未尽,根本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其中有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喝的面红耳赤,嘴里却说,想去找点别的乐子,今天吃喝的都很好,就差那么一点点,还没有尽兴。

  我心里暗暗的骂,真是个好色的家伙。

  实在没办法,我说他们选地方,我们奉陪。

  这句话刚说完,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果然说了个名字,我们其他人只能陪同。

  一行人,就这样喝得醉醺醺的来到这个会所。

  说实话,这样的地方,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很不适应。

  那几个男人都是轻车熟路,一进门,就被两个穿着性感裙子,化着浓妆的女人挽着胳膊,嘴里嗲嗲喊着“金哥,好久不见哦,”径直进了一个包厢。

  我一把拽住小米,悄悄合计,“我们就在外面等着,等他们快活完了,我们结账不就得了。”

  停住脚步,我和小米刚要躲在一个角落里,最前面肥头大耳的男人突然转过头对我和小米说,“你俩也一起哦,我们有福同享。”

  “啊呸,变态!”我在心里暗暗骂道。

  我和小米只好也尴尬的跟在后面。

  走进那个包厢,那装修真是金碧辉煌,墙面上挂着几幅裸 女的照片,我和小米看都不敢看。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几个侍应生打开几瓶酒,不知道何时,进来一排艳女,个个都是大红嘴,穿着暴露,领极低,裙极短,感觉眼前晃悠的都是白花花的肉。

  她们带着妩媚的挑逗的笑,分别涌入不同男人的怀抱。

  而那几个男人,个个脸上荡着笑,眼睛深深 陷入那些个白花花的肉里,双手早已经不安分。

  我和小米找了个借口溜出包厢。

  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里,小米早已经哈欠连天,而我也已经双眼打架,瞌睡虫早已经爬满了全身。

  我们坐在沙发上,假寐着。

  突然,走过来一个小哥,附身对我和小米说,“两位小姐姐,我们这里的小哥哥,都很帅,很有型,有温柔的,也有凶猛的,你们喜欢哪种类型的,挑两个,陪你们玩玩。”

  “姐有的是男人,不需要。”说完,我狠狠翻了个白眼,他这才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心想,在他们眼里,我和小米居然也成了在这里来发泄荷尔蒙的坏女人,那不是没有男人的女人才做的吗?

  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姐像个没男人的女人吗?

  无趣!

  03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仿佛睡着了,又好像被一阵糟乱声吵醒。

  有个穿着白色短袖的小哥突然摇醒了我和小米,并说,“请醒一醒,那边是你们的朋友江西小孩癫痫医院吗,几个人打起来了,快去看看。”

  我恍惚着,站起来,朝那边走过去。

  果然,刚才那个包厢里,好像几个男人打起来了。

  包厢里一阵糟乱,几个男人摇摇晃晃扭打在一起,白花花的女人们,尖叫着,挤在一堆。

  突然,我听见一个酒瓶子被砸碎的声音,一个男人似乎打碎了一个酒瓶子,他握着那半个酒瓶子,锋利的残端扎向另一个人。

  “啊”的一声,一个男人受伤了,像是屠宰场里发出的惨叫。

  包厢里出出进进,来了好几个侍应生,也拉不开这几个扭打成一团的男人们。

  我也慌了。

  这本来不管我们的事,我和小米本来也只是被动来这里,他们快活,我们来结账的。

  此刻,我们也被牵连进来。

  包厢里里外外,人头攒动,见血了的男人,似乎血脉膨胀,殴打的不可开交,酒瓶子在空中胡乱的飞来飞去。

  我和小米刚走到包厢门口,突然,不知道从那里窜过来一个酒杯,不偏不倚,正好砸到我的右眼。

  我慌忙捂住右眼,疼痛瞬间袭来,我感觉指间湿湿的,有血液从指尖渗出来。

  小米见状,吓得大声尖叫。

  “别打了,要出人命了,赶紧来人啊。”

  可是,里面的男人们,还是扭打做一团,根本没有人听到我的哭喊声。

  在混乱中,我隐约听到,这群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们,突然大打出手,就是因为一个叫做瑶瑶的艳女郎,男人们争风吃醋,只想独占这个夜场女皇。

  哎,这些血脉膨胀的男人们,欲望因着那团白花花的肉而起,见血也是那团白花花的肉。

  欲望像一个赤裸裸的小丑,在人群里穿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身穿制 服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有人报 警了。

  那几个扭打在一团的男人被塞到警车里,先是带到医院,被简单包扎后,又被带到了警 局,而我和小米也被受连累,被带走,做笔录,交代情况。

  那个晚上,我们一轮又一轮的做着笔录,我感觉我的头快要炸了。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让我们给家属打电话,来认领。

  我给冷悦打电话,她的电话一直关机。

  爸爸妈妈又在外地,我真不知道,该让谁来认领我合适。

  我想到了胡玉,拨过去,响了两声,电话里传来,“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想,胡玉一定在睡觉,大概怀里正搂着他的女人。

  心里一酸,算了吧。

  在手机上继续翻找,这时,胡玉打过来了,看到那几个字,我当时心里格外激动。

  他压低声音问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嗯了一声,居然眼泪掉下来。

  大概他听出了我的哭声,慌忙问,“你怎么了,在哪里?”

陕西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吗>  我低声说了句,警 局。

  他似乎是吓了一跳,说我别怕,他就来。

  感觉过了没多久,他来了。

  看见我的第一眼,他也吓坏了, 当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心疼的搂着我说,以后这样的事,他来帮我处理,别这样一个人傻傻去冒险。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记得,有他呢。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再次汹涌澎湃。

  04

  这件事,可够倒霉的。

  罚款10万也就酌情减少到9万,我在夜场莫名受伤见了血,还受了侮辱,第一次被押进了警 局,倒了大霉了。

  不过还好,爸爸妈妈不知道这事,也算幸运。

  舅舅舅妈这边,我当然更不能 让他们知道实情的真相。

  那天,舅妈看到我眼角的伤,我说,不小心碰到桌边磕的,她说让我小心点,也就

  隐瞒过去。

  受伤后,胡玉倒是挺勤快的,几乎每天都会抽空和我幽会。

  有时候,我在酒店开好房等他,有时候,他先去,给我发位置,我再过去。

  大概是因为我受伤的原因吧,那几天,胡玉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很多,我心里格外欣喜,看来,这点伤还是值得的。

  有一次,刚刚温存完,我躺在他的怀抱里,他却说,这段时间,他要出去一趟,让我多保重,回来后,会第一时间来看我。

  知道他要离开,我格外难过。

  我真的舍不得他走。

  他说,无论去哪里,去多久,他每天会给我打电话,我这才算放心。

  05

  我以为,我隐瞒的很好。

  爸爸妈妈还是知道了我受伤的事。

  那天,我刚从医院里换完药,回到家。

  前脚刚进门,后脚就有人按门铃,我以为是送快递的,懒懒的说,快递就放到门口,我等会自己拿。

  结果,门铃里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紧接着,一个小屁孩说,“我这么大的快递,你得马上下来搬运。嘿嘿嘿。”

  我一听,是小皮特的声音,原来,是爸爸妈妈和皮特回来了。

  我既惊又喜,爸爸妈妈说好的,要好好玩玩,等明年夏天再回来,这才出去多久就回来了?

  我赶紧开门。

  爸爸拖着两个行李箱,妈妈手里牵着小皮特进了门。

  皮特像个小猴子爬树似的,缠在我身上,仿佛我才是他妈妈。

  我问,小家伙,是不是想我了,当然了,说着,就往我脸上亲过来。

  这时,小家伙看见我眼睛受伤,就慌忙问:“小姨小姨,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是谁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报仇!”

  话音未落,爸爸妈妈也问我,“咋回事,咋回事?”

北京治癫痫病科好的医院

  我只好轻描淡写的说,“不小心撞墙上了。”

  爸爸妈妈显然不相信这句话,但我心里想好了,打死都不能说警 局的事,我想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我故意引开话题问,“爸爸妈妈,你们此刻不应该是在三亚吗,怎么这么着急就回家了?是不放心女儿吗?”我还故意做出撒娇样。

  结果,这一提,妈妈开始骂我。

  “你当个女孩子,啥时候开始不学好的,跑到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干什么去了?”妈妈这么一说,我心里发毛。

  “妈,你说的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我可是你女儿呢,有你这么栽赃的吗?”我还觉得委屈呢?

  妈妈拿出手机,噌噌噌划拉几下,让我看。

  不看不知道,我这一看,还真吓一跳。

  不知道这是哪个人的朋友圈,居然发的九宫格,几个男人扭打做一团的照片,我也在旁边,有我眼睛被打成大熊猫的照片,有一张,我斜靠在沙发上,一个男人在我身边好像是在搭讪的照片,天哪,那张照片上的我,看似醉了,眼睛却像是被下了药,直愣愣的望着这个男人,神情中透着贪婪,最后一张,我居然被一个男人搂着。

  看到这组照片,我惊呆了,也吓坏了,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些照片下面配的文字:

  白天看起来清高正经的女孩子,到晚上,就原形毕露,缺男人的样子,好可怕。

  看到这句话,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害臊至极。

  这是谁,怎么这样,乱发别人的照片,侵犯肖像权,我要告他?

  妈妈听了这句话,脸色铁青,质问我?

  “我们不在的这些天,你到底在搞什么?让你正经谈个男朋友,你说你不喜欢,你还小?可是,你看看这些照片,你的行为像个正经女孩子吗?你看看,你到底背着我们在做了什么?”

  我一听这话,也害臊至极。

  “妈,不就是别人胡乱拍的一些烂照片吗?你至于这样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吗?”

  “怎么,烂照片?你如果不干那些丢人现眼的事,谁还能把一个正经家庭的女孩子,说成一个不正经的不良少女呢?”

  我还想解释,妈妈却径直走进屋子,一句话也不想听我解释了,爸爸也是很生气的样子。

  妈妈一边走,一边说,这个月,你消停消停,下个月,去见阿坤,合适的话,嫁给他算了。

  啊,我,我?

  未完待续

  小懒推荐阅读

  小懒丨婆婆挑唆老公搞大对门女人的肚子,还说为我好。

  小懒丨我和美女正在激战,她老公带人闯了进来

  小懒丨“我都生了三个男娃,让你爹给我洗个内裤,怎么啦?”

  小懒丨老公:她背着我做一年合约情人,赚50万,我该不该离婚?

  小懒丨“结婚第2920天,我发现了老婆偷藏的小男人”

上一篇:趁还年轻,我不将就_故事

下一篇:住在我背上的好朋友读后感100字_散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